回味无穷的SCP基金会系列

记录一些很有趣的scp基金会文章。

scp基金会中国分部官网


scp基金会:

基金会宣言:

人类到如今已经繁衍了近百万年,只有最近的4000年是有意义的。

所以,我们在将近25000年中在干嘛?我们躲在山洞中,围坐在小小的篝火边,畏惧那些我们不懂得的事物——那些关于太阳如何升起的解释,那些人头鸟身的怪物,那些有生命的石头。所以我们称他们为“神”和“恶魔”,并向他们祈求宽恕和祈祷拯救。

之后,他们的数量在减少,我们的数量在增加。当我们恐惧的事物越来越少,我们开始更理智的看待这个世界。然而,不能解释的事物并没有消失,好像宇宙故意要表现出荒谬与不可思议一样。

人类不能再生活在恐惧中。 没有东西能保护我们,我们必须保护我们自己。

当其他人在阳光下生活时,我们必须在阴影中和它们战斗,并防止它们暴露在大众眼中,这样其他人才能生活在一个理智的,普通的世界中。

我们控制,我们收容,我们保护。

— The Administrator

那么scp基金会真的存在吗??


项目编号:SCP-1733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收录有SCP-1733的硬盘录像机被收容于Site-██的一间安全的视频档案室内。SCP-1733的录像回放被严格限定于仅供研究之用。研究人员需联系Geller博士以取得研究SCP-1733的权限。

描述:SCP-1733是一份2010年10月26日在马萨诸塞州波士顿花园球馆,由波士顿凯尔特人队迎战迈亚密热火队的NBA2010-2012赛季开幕战的数字录像。特工们在监控社交网站的过程中注意到,一条由波士顿本地人████ █████撰写的FACEBOOK内容提到,在10月27号的比赛第三节过程中,在他录制的视频里涉及到凯尔特人队员雷·阿伦与热火队员克里斯·波什的一次技术性犯规根本就不曾发生过。当他发现这件事后,████ █████上传了相关的片段来反击那些嘲笑谩骂他的评论。潜伏在FACEBOOK监控团队中的基金会特工旋即删除了相关内容并获得了████ █████和所有参与评论用户的IP地址,对他们实施了定位和A級记忆消除。收录有SCP-1733的磁盘录像机被回收作研究用途。

自这份录像的异常性质被发现后,基金会的研究人员对其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尽管在最初的阶段,SCP-1733所包含的影像与本来放送的影响之间只有非常细微甚至可以忽略的不同,例如双方的每节总分或是犯规情况,但项目的内容确实是与它上次播放时有所区别。根据观察,录像中所拍摄到的个体保留有关于上一次播放的内容的记忆碎片,并且有部分个体已经觉察到了这些记忆碎片的存在。据推测,重复回放将会以记忆碎片的形式向这些实体传递目前尚无法估量其数量的信息,而这些信息越发使人群和球员们感到困惑和混乱,这个效应是积累性的,而且对球场内所有实体都有效。由于继承了前一次播放内容的记忆碎片,现场球评人麦克和汤米称他们对眼前看到的比赛似曾相识,由此可以看出这一效应正在发展中。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没有任何一个实体直接与观察者说过话,他们或许就是这份数字录像中的居民。

被拍摄到的个体他们的行为与现实生活中别无二致,包括他们的球技、行为和举止。球迷们在各方面的举止也与一般人类没有区别,同时基金会对这些个体在现实世界中的调查并没有结果。从他们的行为和意图看来,被拍摄到的实体似乎都是真实存在的人,只是由于某种未知的原因,他们生活在这个数字介质当中。根据花园球馆的记录,2010年10月26日到场观看比赛的人数为██████。

在最初,SCP-1733的本质被认为是一个能对这场比赛的无限推演的集合,因为每次回放球员们都能根据记忆碎片的内容能预测对方球队的战术并作出相应的调整。在第34播放中,运动员和教练已经对对方球队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以至于在第一节进行到3分34秒前,双方比分都保持在0比0。由于记忆碎片所显现出的强度较弱,在早期的重复播放试验中,球员们、球迷和场地工作人员都将其理解为一种模糊的直觉,他们对比赛表现得越来越不紧张。

然而,当进行到第45次重复播放时,对他们处境的理解达到某个临界点后,球员们开始罢赛,并和球场中的其他人一起开始策划一个从球场中逃脱的计划。基于基金会研究员的结论,这些SCP-1733中的居民是被禁锢在这盘录像中,而且他们没有任何办法可以逃脱。所有通向球场外的门在据观测高达█████N的推力面前纹丝不动。球场内的人通过更衣室、球员设施或是豪华包厢离开的尝试也同样失败了。尝试在比赛开始前等待观众入场的时间离开的尝试也没有成功:进入到观众通道的个体根本就无法从那仅仅是绕了球场一圈的通道里逃出去。逃生的尝试显得越发让人绝望,制造土制炸彈、总动员的大破坏等尝试均以失败告终,人们开始分裂成三个相互对立的派系,而在第███次回放中,开始出现带有仪式性质的谋杀,球员们被迫剖腹自杀尝试去取悦那个禁锢他们的未知的存在(详见时间轴文件001)。然而,当再一次开始重新播放,所有个体都会恢复到比赛前无恙的状态。

研究人员在该DVR中储存的新片段并没有产生类似SCP-1733的效应,由此可以推断该DVR并不是SCP-1733异常属性的来源。基于观察到的SCP-1733的居民们那痛苦的状况,后续测试已被无限期暂停。

播放次数 显著变化
002 记录到第一个与电视放送内容的不同。花园球馆的观众们对正在入场的热火队予以嘘声。迈亚密热火队前锋勒布朗·詹姆斯看着观众们皱了皱眉,轻轻的摇了摇头。
015 连续八次进攻后比分依旧是0比0。从比分板上的高清屏幕所显示的球迷表情可以看得出他们很郁闷。凯尔特人大前锋格伦·戴维斯在第四节完成了对勒布朗·詹姆斯的一次盖帽,并保住了球队的领先,这是他在之前的回放中都没能做到的。评述员对格伦·戴维斯在比赛中前后场皆优对比赛的贡献的评述取代了原来对三巨头在进攻时的快速运球的评述。一个关于前一次播放的新意识开始形成。
026 迈亚密热火队的首次胜利,比分最终锁定在112比85。人群变得相当激动,开始粗话连篇并向凯尔特人队投掷杂物。评述员汤姆·海因索恩说他理解球迷们沮丧的心情,并批评凯尔特人队的教练团队在破解了迈亚密热火队的进攻路数后显得过于自大。同时他也指出,这场比赛是迈亚密三巨头的初阵,很难想象他们的为何能在一场比赛里就将这样一个并不熟悉的进攻组合玩得得心应手。
027 评述员麦克和汤米在热火队入场的时候感觉到这一场景似乎似曾相识。在这样一场对于凯尔特人队来说相当重要的比赛中,观众们显得很沉寂。凯尔特人队获得了胜利,汤姆·海因索恩评论“凯尔特人队要想赢回他们球迷的心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当被记者问到时,他说这支队伍需要一雪前耻,而至于其他东西,现阶段还很难说。
044 球员们表现出迷失和困惑。比赛并没有进行。录像大部分的时间里队医们都在为那些坚称自己头天晚上做梦打过很多次开幕赛的队员们做精神鉴定。当球队工作人员将这个消息告诉麦克和汤米时,他们也表示自己有类似的感觉。观众们似乎也有同样的感觉。当记者们开始就这些梦的本质进行采访时,录像结束了。
045 球员们罢赛。球员们、摄影师、工作人员还有观众们聚集到球场上开始分析当前的情况。所有人都坚信他们是在重复地经历同一场比赛。球场的门在尝试后被证实无法开启。当人们开始准备各种土制武器去撬门的时候录像结束了。这是最后一次观察到镜头是被摄制组操作着的,之后所有的回放都是以一个固定的演播摄像机为视点。
051 逃出这栋建筑物的尝试全部以失败告终。所有通向球场外以及相邻区域的门都封死了。在看台318区发生了暴力事件,一群喝醉了的男大学生和另外两个较老的男人发生了冲突,其中一人被打成了脑震荡瘫倒在地,另一个则不省人事。由于演播摄像机无法清楚收到来自球场对面的声音,推测这起事件是发生在并没有打算协助逃生的男性之间。
052 之前被殴打致脑震荡的男子在重新开始回放之后恢复到无恙的状态。两名在之前的回放中被殴打的男子伏击了殴打他们的人,并在录像进行到34分12秒的时候用棍棒打死了其中一个人。
055 认知效应已经发展到这群人能记得一周内发生过的事,以及他们在这个建筑外的朋友和家人。试图联系外界以获得帮助的尝试失败了。
065 人们无法逃离这个地方。人群开始分裂成数个派系:球员们、教练员以及可能已将自己锁在镜头之外的球员设施里的球队工作人员。体弱者和家长们带着他们的孩子聚集到了看台的东北角选择等待回放再次重新开始,他们用凯尔特人队的队旗围起了看台的320区,将其标示为自己的领土。██个个体,以下简称为“Faithkeepers”,他们认为花园球馆是对于泛滥的物欲主义的一次惩罚。在连续四次回放中,他们到处收集手机、车钥匙、手袋、钱包等他们认为可以当做“祭品”的东西,并在球场中心焚烧。这一批人的成员主要来自波士顿教友会以及[数据删除]。然而,依然有为数不少,接近████个成年人依然在积极地策划着逃生的方案。
073 在前一次回放中,三个人被固定在出口大门上引爆的土制炸彈所伤,而门没有显现出任何可见的伤痕。在这一事件后,“Faithkeepers”的数量明显增多
095 暴力和性的享乐主义很大程度地让传教者们(指Faithkeepers)的努力化成了无用功。在320成员的督促下,在八号包厢里开狂欢派对的人才挂起了几块布来稍作遮掩。
112 情况越来越糟,在第112次回放开始的十分钟里,已有██人从看台上跳下自杀。
███ Faithkeepers突袭了球员更衣室,并把保罗·皮尔斯和勒布朗·詹姆斯揪了出来。两位球员在仪式上被作为祭品献祭了,他们的尸体随后被展示在该区域的大屏幕上1。两位球员的死似乎并未对该录像带造成影响。
███ 传教者们开始要求献祭儿童。大人们在Faithkeepers与320组之间筑起人墙。
███ 首次记录到球场灯光偏深红色。[数据删除]。

scp-1733补充:

花园球馆今天没有比赛

最新的研究项目完成了。签订保密协议后,Caya博士被准许放假。她今天要和丈夫、女儿到花园球场看开季赛。他们落座以后,静待比赛开始。这时她包里的康德计数器响了起来。她口袋里的手机几乎同时响了。
现实扭曲者袭击,不要泄露机密。我们会来救你。
她想起接受过的训练。可是她知道没有用。

又一次回放。
为数不多的大人们艰难地守卫着320区。享乐主义者们又一次冲破防线,进来掠走了好几个小女孩,还有一个男孩。Caya看见丈夫抡起手提箱,砸翻了一个暴徒,又立即被如雨的棍棒打倒在地。有女人声嘶力竭地哭喊着。
Caya发现女儿不见了。
她脑海里充斥着在之前的轮回中,女儿无数次被暴徒以不同方式蹂躏的场景。大部分她没看见,那时候她要么头破血流,倒在地上,已处于“死亡”当中,只听得到声音,要么正被迫在别的地方接受着暴徒的侵犯,丝毫无法反抗。还有些时候她看到了,于是她记住了。那是第几次回放?享乐主义者和教徒破天荒地联手,杀光了320区的所有男人。然后……那一次的轮回好像格外久。

录像带重置了。
所有人都再次坐在看台上,球员依旧还未入场。场面在一瞬间内骚动起来——她下意识地转过身躯,想搂住坐在左边的女儿——这时她头部受到了重击,她趴倒在前排座位上。果然。她知道她右后座的那个年轻人经常在轮回刚开始时猛击她的头部,然后夺走她的女儿和枪。尽管这事现在已经不常发生了——至少有六十次轮回里他没有这么做了。

Caya勉强支撑起身体,回过身去。
她看见,丈夫丢下了一直作为武器的手提箱,正在撕扯女儿的衣服。“就这一次……反正也会回放的,不是吗?”那个是她丈夫的人说。女儿又哭又叫。Caya寄希望于后排的那年轻人,希望他能打倒她丈夫,可那年轻人早已不见踪影。
Caya身躯一软,眼前发黑。她支撑着身体,终于栽倒在过道上,险些滚了下去。她扒住一个座椅。有人拿走了她的手枪,顺便摸了一下她的屁股——这把枪的位置早就在一遍遍回放里被所有人知道了。她浑身无力,垂下头,望着花园球馆。

球场那边,勒布朗·詹姆斯目光空洞。他手持铁片,再一次剖开了自己的腹部。动作熟练。鲜红的内脏流了出来。他旁边跪着保罗·皮尔斯。

另一边的观众区,有十几个人正翻过玻璃护栏,纵身跃下看台。后跳的人坠落在尸体或活人身上,因而没有马上死去。还能活动的人便挣扎着寻找最近的铁器,只求一死,然后在什么都感知不到的黑暗中等待下一次轮回。

球场中央,享乐主义者们再次迅速聚集起来了。他们就在球场正中,脱下来的衣物铺满了地板。呻吟声和狂叫声,间或有哭喊声。

是的。
花园球馆里,肉体碰撞声此起彼伏。有的造成死亡,有的带来快感。

地狱盛景。活现人间。
那现实扭曲者真是个天才。Caya想。

在Area-CN-07工作的时候,她听同事说过几百种现实扭曲者审问犯人的方法。而只是封住球馆,将一万个人关在一起,其他什么也不做,这种方法她闻所未闻。
但毫无疑问。这是最惨绝的方法。

她艰难地转过头,所见之物险些击碎她的心脏。她发现女儿已经不再反抗。她也在呻吟着,脸上扬起迷乱的笑颜,娇小的身躯配合着节奏律动着。
像无数次曾发生过的那样,女儿闭着眼。在无数次轮回中,女儿已像个成人了。对她来说,人类女性能经历的所有悲惨,已没有什么是她十四岁的内心所不熟悉的了。她早已不是她的女儿了。

Caya闭上眼睛。她想张嘴把所有她知道的都说出来。她知道一旦她这么做,这一切马上会结束。她至少会死。

说吧。
丈夫模糊地呼唤着某个人的名字。
说吧。
女儿的叫声听起来像远方的山音。
说吧。
因为花园球场早已没有人在祈祷。
说吧,
CAYA。

CAYA。

说啊,
CAYA。

Caya笑了。
血液从唇角流进嘴中。尝起来竟然清甜。
她知道她不能。因为他们已不配死。

正当她想把头狠狠撞在台阶上,然后进入死亡的时候,Caya看见一个在无数次轮回中,她竟完全不记得的面孔。
那人面色阴沉,坐在她的位置上,然后掏出一包骆驼牌香烟,取出一支,那烟立即燃烧。他抽了一口,抬眼扫视花园球场。然后他定定地看着她。神情中似乎有一丝怜悯。
还是不说吗?

Caya凄惨地一笑。
玩够了吗?还是他们终于来了?

那男人站起来。吐出烟。

一声巨响。曾被引爆过无数次的土制炸药再次爆炸了,飞起鲜艳的烟云。
Caya望向入口。
花园球馆的大门,轰然洞开。

一切都消失了。
所有人都坐在座位上,比赛还没有开始。
烟云还未完全散去,Caya看见身着黑色制服,全副武装的基金会人员,带着现实稳定设备,成严正队列冲了进来。所有观众都骚动起来,互相询问发生了什么。Caya感到女儿的小手拉住了她的衣角。

波士顿晚报 2010年10月26日
今日,花园球馆遭遇袭击,土制炸药在大门处被引爆,球馆设施损毁,所幸无人受伤。原定今日举行的波士顿凯尔特人队迎战迈亚密热火队的开幕战将延期举行。

Caya抬头,摆着披萨的木制餐桌旁坐着丈夫和女儿,丈夫讲了一个笑话,女儿捂嘴轻轻笑着。
Caya没笑。她放下报纸,站起身,端着咖啡回到了卧室。

他们根本没去过花园球馆。
她试着说服自己。
不。
她记得。
她记得他们家从没订过什么《波士顿晚报》。

她记得他们去过,他们所有人。
她记得他们是怎么从面对绝望走向制造绝望的。
她放下咖啡,打开抽屉。里面躺着一把格洛克。

她记得每一张脸的每一个不同表情。
她记得他们的语调,记得他们的姿态。
她草草写下遗书。然后签名。

她记得他们的所有癖好。有些可能永远不会再被发现。
她记得一切。一切已经发生,也不会再发生的东西。
她含住枪,枪管冰凉。

她记得他们是人。是她能遇见的,所有年龄、职业、背景,所有一样的人。
她记得她也是人。

砰。

Caya死死盯着桌上凭空多出来的基金会之星勋章。
就在刚刚,枪口里蹦出了一颗深红色的彩虹糖,然后枪管从中间弯曲,像塑料一样折成两段。复进簧弹在她脸上。

她好像闻到一股烟味。

耳边有人说,
“别急,

还没完呢。”

评价

​ 这一篇scp系列文章真的很令人回味,特别是当你认为已经逃出去可以松一口气之后,正在为Caya的自杀感到痛苦以及对人性的厌恶的时候,一声“别急,还没完呢”,又让我不禁发出一声“卧槽”,反转的结局让我回味无穷,同时也为Caya的命运感到担忧。

但回到这篇scp想表达的本质上来:如果真的发生了一万人被困在一个封闭空间,且会无限循环,永远逃不出去,那么道德、人性会变成什么样呢?=-=,光想想就令人胆寒,这其实就是人本性的恶是无法被磨灭的,虽然现在社会的文明,那是因为有法律和道德的约束,真到没有约束的时候,能像Caya一样还有善的人又能有多少呢?扪心自问,我要是在那种情况下,也会堕落。**人的恶,无法逆转,无法改变!**

​ 如果那一万人中有你,可以想想你会做什么……